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二百零四章 震怒

第二百零四章 震怒


    防盜章節,請二十分鐘后再觀看

    時間是天啟5年,如果用公元紀年的話,是1625年1月1日,這個昔日強盛的大明帝國已經逐漸邁向了沒落。

    這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茫茫的大學給古老的南京城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銀裝。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幾乎全都披戴著斗笠穿著蓑衣,在已經淹沒到了腳踝的大雪中艱難的跋涉著。號稱“八十萬居民,秦淮河上胭脂水粉十里飄香”的南京,那曾經人來人往的官道上,如今就連馬車一顆無法通行了。因為在這種嚴酷的天氣里,就連那玄武湖上原本穿梭如織的花船也停了下來。

    因為行人稀少,守護者南京城的守城士兵也變得非常懈怠,許多原本應該守在城門口的士兵將長槍隨手靠在城墻上,自己則是不停的搓著雙手來回走動。一邊走動還一邊咒罵著這個令人絕望鬼天氣,偶爾有幾個農夫挑著賣炭或是賣菜的農夫經過,這些歷來奉行雁過拔毛的兵丁們也懶得去檢查,隨便揮了揮手就讓他們通過了。

    大明立國兩百多年以來,除了朱棣在造自己侄子的反的時候經歷過兵災,其他的的時候南京基本就沒出過什么亂子。在這種承平的年代就更沒有什么好擔心的,如今的這兩個守城兵丁只盼著早點結束當值,能夠早點回家喝一口熱酒,然后摟著家里的婆娘在炕上好好的睡一覺,如果有興致的話還可以把燈吹滅后做一些男人都愛做的事情。

    但是此時在南面的正陽門的城門下,守城的兩名士兵卻拿著冰冷的長槍,警惕的望著眼前這個裝束奇特的男子,眼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因為這個男子身材高大,皮膚白皙,身穿一件外表看起來極為柔順的藍色短衫,下身則是穿著一件很少見直褲,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的頭發竟然只有寸把長,這樣的發型非僧非俗的,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穿著一件青色夾克的楊峰,看著城門口用警惕的目光望著自己的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內心充滿了一種叫做崩潰的情緒。

    “你妹的,這里還是南京嗎,怎么會這么冷”

    楊峰使勁跺著腳,雖然他是一個在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南京人,但在他二十多年的生命里,這么冷的天氣卻很少碰到,根據他的估算,如今的氣溫至少有令下15度左右,這對于只穿了一件夾克的楊峰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不過,身體上的痛苦還只是一方面,最令他感到崩潰的是這個令人崩潰的時代距離他從小生長的年代足足往前推了三百多年,這么長的時間足以讓任何人都感到崩潰。

    “沒想到我們家祖傳下來的鏡子竟然還有傳送功能,只是這種功能不是我想要的啊”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楊峰使勁揮舞了一下拳頭,看著不遠處的城門口那兩個用警惕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守城兵丁,楊峰又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整個人變得沒精打采起來。

    此時的他正強迫自己接受一個事實,現在是公元1625年1月1日,而這里則是大明帝國的陪都南京,這是一名進城賣菜的老農告訴他的。而對于這件事的真實性他已經從不少于六個人的嘴里得到了證實。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否則要是繼續留在這里的話我要么會瘋掉,要么會餓死,沒有第三種結果”

    楊峰緊緊的握著掛在衣領口的那個圓形的物體心里暗暗發誓,當兩天前因為一次“意外”而來到這里后,楊峰的思維便陷入了一種呆滯之中,那時的他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些村民就象在看外星人,而那些村民看著他也象看著瘋子一般,要不是看到他長得一副身材高大貌似有些不好惹的樣子,恐怕他早就被村里的幾個二流子給搶個精光了。

    可即便如此,楊峰這兩天的日子也堪稱是水深火熱。在這兩天里,楊峰經常在幻想著這只是個夢而已,可是那種深入骨髓的冷俄疼痛的感覺卻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他這不是夢境,他確實是從二十一世紀來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明朝。

    在村子里呆了兩天后,楊峰就再也受不了了,雖然說楊峰在二十一世紀只是一個只有高中文憑的打工仔,混了好幾年依舊是一個標準的月光族,在二十一世紀屬于不折不扣的i絲階層,但好歹也是頓頓能吃飽,偶爾還時不時的出來喝點小酒打點牙祭,可到了這個時代后的兩天時間里他就吃了四個參雜了大量野菜的粗糧餅子,今天早上餓得實在受不了的楊峰終于離開了那個村子,走了兩個小時多的路來到了南京的城門外,他已經決定了,要是還不能找到回去的辦法他寧可餓死在外面也不會再遭那份罪了。

    楊峰控制著自己有些混亂思緒,抬頭打量著眼前的南京古城。

    一眼望不到邊的高聳的城墻被可以修建得彎彎曲曲,就象一條銀白色的巨龍,蜿蜒著伸向遠方。在足足有四五丈款的護城河便種滿了楊柳,樹上掛滿了一條條晶瑩剔透的“銀條”。看著這幅景色,要不是肚子不時發出“咕嚕”的聲音,楊峰保不齊也會贊嘆出來。

    只是此時此刻,楊峰卻完全沒有關上景色的心情,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通過那兩名守城兵丁的檢查進入南京城。

    “不要灰心,一定會有辦法的。今天要么進入南京城,要么就活活餓死在城外”

    楊峰一邊想一邊蹲下了身子抓起了一把雪使勁的涂抹在自己的臉上,刺骨的寒意透入了他的身體,同時也讓原本躁動的心開始冷靜了下來。

    使勁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楊峰站直了身子,又拍了拍身上的落雪,抬頭看了看這座數百年后只剩下一些殘垣斷壁的城墻,這才從容的迎著那兩名守城的兵丁走去。

    看到楊峰走過來,兩名原本正好奇的看著他的守城兵丁趕緊握緊了手中那把用普通的雜木做木桿的長槍,其中一名年紀稍大的兵丁大喝了一聲:“站住,干什么的”

    楊峰停下了腳步,看著這兩名在寒風中瑟瑟發抖,但卻努力裝作威武狀的兵丁,強自鎮定的說道:“我要進城”

    老年兵丁大聲道:“你是哪人有路引沒有”

    早已為自己想好答案的楊峰搖搖頭:“我祖上是大明人,當年隨三寶太監下西洋,而后便留在南洋定居,如今剛回大明哪里來的路引再說了,如今天下承平,又有幾人出門會帶此物”

    路引這個東西說白了就是古代老百姓的身份證,但凡是離鄉的人都必須要由當地的官府衙門開一張類似介紹信、通行證之類的公文。因為古代的官府和統治者一致認為老百姓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鄉,不要隨便外出,否則一旦人口流動得多了就容易出亂子,所以沒有這個東西老百姓是不能離開家鄉的,古代的朝廷希望用這種辦法把老百姓牢牢的綁在土地上,不讓他們離開自家的家鄉。

    當然了,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就象南京城這等天下一等一的繁華之所每天進出的人成千上萬,自然不用每個人都要查路引,否則守城的兵丁再多一百倍也不夠用,也就是這兩名兵丁看到楊峰裝束實在太過奇異這才上來檢查的。

    雖然楊峰說的也是實話,平日里那些鄰村的老農或是進城賣東西的村民自然是沒人問他們要路引,但看到楊峰這樣衣著樣貌那么怪異的人這兩個守城的兵丁還是不敢隨意放進去。年老的兵丁猶豫了一下后說道:“那你等一下,我去問一下上官。”

    按說守城的兵丁不會對一個沒有路引的陌生人這么客氣,但各朝各代都一樣,看人下菜是一種傳統,畢竟自己天天在這里守著,要是哪天不小心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說不定連飯碗都不保,雖然這份飯碗每個月只能領幾十斤糙米和不到一兩的銀子,可就是這么一份看似卑微的活還有不少人盯著呢,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就丟了飯碗。再者說了,稟報了上官之后責任就不在自己了,以后有什么事這板子也不會打到自己身上。

    很快,這名兵丁就來到了城墻后的一個藏兵洞里,他的長官也就是一名小旗正坐在那里烤火。

    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這套鴛鴦戰襖可不是將軍穿的那種包含了山文甲、護心鏡、頭盔以及衛足、短靴等一系列防護措施的正規的戰甲,這名小旗充其量只是在外頭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罷了。

    “齊老六,你他娘的不在前面執勤跑到我這來干什么”

    看到那名年紀大的兵丁到來,坐在火堆旁的小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宋頭,您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偷懶啊”叫做齊老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這套鴛鴦戰襖可不是將軍穿的那種包含了山文甲、護心鏡、頭盔以及衛足、短靴等一系列防護措施的正規的戰甲,這名小旗充其量只是在外頭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罷了。

    “齊老六,你他娘的不在前面執勤跑到我這來干什么”

    看到那名年紀大的兵丁到來,坐在火堆旁的小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宋頭,您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偷懶啊”叫做齊老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這套鴛鴦戰襖可不是將軍穿的那種包含了山文甲、護心鏡、頭盔以及衛足、短靴等一系列防護措施的正規的戰甲,這名小旗充其量只是在外頭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罷了。

    “齊老六,你他娘的不在前面執勤跑到我這來干什么”

    看到那名年紀大的兵丁到來,坐在火堆旁的小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宋頭,您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偷懶啊”叫做齊老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這套鴛鴦戰襖可不是將軍穿的那種包含了山文甲、護心鏡、頭盔以及衛足、短靴等一系列防護措施的正規的戰甲,這名小旗充其量只是在外頭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罷了。

    “齊老六,你他娘的不在前面執勤跑到我這來干什么”

    看到那名年紀大的兵丁到來,坐在火堆旁的小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宋頭,您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偷懶啊”叫做齊老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這套鴛鴦戰襖可不是將軍穿的那種包含了山文甲、護心鏡、頭盔以及衛足、短靴等一系列防護措施的正規的戰甲,這名小旗充其量只是在外頭罩著一件紅色的戰袍罷了。

    “齊老六,你他娘的不在前面執勤跑到我這來干什么”

    看到那名年紀大的兵丁到來,坐在火堆旁的小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宋頭,您可是冤枉我了,我哪敢偷懶啊”叫做齊老這名小旗三十來歲左右,中等個頭,瘦長的臉頰,不過跟那兩名面帶菜色的守城兵丁不同,他的氣色要好了不少。穿著一身破舊的勉強看得出原本是紅色的鴛鴦戰襖,當然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