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二百六十章 試探

第二百六十章 試探


    天啟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早晨辰時早上七點許,華夏的南方依舊是陽光明媚,但位于關外的大草原卻已經是秋風瑟瑟。

    “嗚嗚”

    漫天的大風掛過,地上掠起一地的枯草,漫天的枯草和塵土飛揚在半空中不住的打著漩轉,整個大草原上到處都是一副凜冬將至的景象。

    在一個高坡上,數十名穿著披甲頭上留著半禿,額前留著留海的蒙古人正靜靜的看著數里外的明軍營地,為首的是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他穿著一套很罕有的犀牛皮制成的披甲,頭上帶著蒙古貴族才有資格戴的牛角鬼面頭盔,腳上蹬著一雙熟牛皮靴,胯下是一匹神駿的大黑馬。這名男子就是宰桑的大兒子,也是大玉兒的哥哥博爾濟吉特吳克善。

    看了好一會,吳克善才輕嘆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已經五天了,這些漢人幾乎全部死守在營地里根本不出來,看來他們是打定主意死守營寨了。”

    一名膚色黝黑,神情彪悍的蒙古千戶大聲道:“吳克善臺吉,既然那些漢人打定主意當縮頭烏龜,那咱們就成全他們,我們干脆調集大軍過來把他們包圍起來,活活的困死他們,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堅持多久”

    對于這名千戶的話,周圍的蒙古軍官們報以的是一個個白眼,另一名身材壯碩的年輕千戶冷冷的說道:“查克圖,據我們得到的情報來看,這些明軍前些日子在喀爾喀部掠奪了大量的牧民和二十多萬匹牛羊,光是那些牛羊就夠他們吃上好個月的,再加上他們原本攜帶的糧食至少堅守個半年沒有問題,你是想在這里守到明年開春嗎”

    “我”

    查克圖張大了嘴吧卻說不出話來,只覺得真是日了狗,真要等到明年開春,恐怕明軍沒有餓死,他們倒先餓死了。

    看到查克圖吃癟,吳克善掃了那名年輕的千戶一眼問道:“朱古泰,上個月你跟隨古爾布什和莾果爾參與了攻打錦州的行動,跟這支叫江寧軍的明軍交過手,你給大家說說,這支明軍都有什么特點”

    “是”

    朱古泰躬身應了一聲,想了想這才說道:“江寧軍跟一般的明軍不一樣,他們的火器非常的厲害,尤其是他們的火炮,不僅輕便而且威力還非常巨大,上次我曾經帶著勇士對他們發起過攻擊,他們在距離兩里地的時候就開炮了,一直打到三百步的距離,然后他們的火銃才開始開火。”

    說到這里,朱古泰的臉上露出驚悚的神情,“尤其是最后他們打出的霰彈是最可怕的,無數的鐵丸象下雨般落下,我們的勇士在行進的途中不斷倒下,還沒等我們沖進他們的大陣里我們的隊伍就被打散了,我還是在幾名勇士的掩護下才逃回了本陣。”

    眾人聽得面面相窺,這樣的戰斗模式對于他們來說還是第一次聽到。

    “有沒有這么厲害啊”查克圖撇了撇嘴,“如果明軍真有那么厲害的話也不會被大金國的勇士們打得那么慘了。”

    “查克圖,如果你不相信我話的,沒關系。”朱古泰指著前方的明軍大營道:“前面就是江寧軍的大營,你可以帶著你麾下的一千勇士去攻打一下,看看我到底有沒有說謊。”

    查克圖輕哼了一聲就不說話了,盡管他的心里依舊對江寧軍的戰斗力有所懷疑,但他也沒傻到做出當場質疑對方的事情。

    吳克善聽了兩人的爭吵后皺了皺眉頭:“你們兩人也別吵了,如今五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我們不能在跟他們耗下去了,如今阿布在藍日湖那里等著我們的消息呢。查克圖,你馬上派出一個百人隊到明軍的大營外挑釁,引誘明軍出戰,衡量一下這支明軍真實的戰斗力。”

    查克圖楞了一下隨后躬身答道:“明白,我馬上派人出戰”

    約莫兩刻鐘后,一隊蒙古騎兵在一名百戶的帶領下開始朝著江寧軍的大營沖了過去,這支明軍在距離江寧軍大營外兩百多米的地方開始盤旋,,蒙古騎兵們不斷的發出嘲笑的聲音,有的蒙古騎兵甚至還玩起了馬術,一時間整個大營外熱鬧非凡。

    看著蒙古騎兵們騎在馬背上上下翻飛,一會鉆到馬肚下面一會在馬背上左右翻滾,高坡上觀察的蒙軍軍官們議論紛紛,大多數人都在討論大營里的明軍會不會出來應戰。

    “查克圖,你說明軍會出來應戰嗎”一名千戶用肩膀撞了一下查克圖問道。

    “誰知道呢”查克圖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咱們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誘餌,明軍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明知道是計還會出戰呢。”

    “誰知道呢。”這名千戶笑道:“說不定就會有人上當呢,如果這次你能夠有所斬獲。不用多,哪怕只有一兩百個明軍的首級,宰桑大人一定會對你刮目相看的,說不定還會升你的官呢。”

    “升官我就不想了。”查克圖一臉的憧憬,“我聽說宰桑的妹妹哲哲和小女兒大玉兒前些日子落到了那些明軍的手里,如果我能夠把她們救出來,你說會怎么樣”

    “誒呀,你這家伙的野心可不小啊”這名千戶一臉的驚訝,壓低了聲音道:“我可是聽說了,前幾天海蘭珠已經公然發話了。誰要是能把她的姑姑和妹妹從明軍的手里救出來,她就會在明年的叼羊大賽上跟他對歌,你這是奔著要海蘭珠去啊”

    查克圖自信的拍著胸脯:“當然了,海蘭珠是我們科爾沁部落最美麗的珍珠,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能配得上他,既然海蘭珠已經發了話,不管怎么樣我拼了命也要去試試。”

    “哈哈你就做夢吧”這名千戶大笑了起來,他的笑聲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的目光。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絞盡腦掛想要救的那兩個女人如今正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自從幾天前跟楊峰圓了房后,鄭妥娘每晚都在楊峰的帳篷里留宿,只是鄭妥娘雖然非常努力了,但面對楊峰這個體力變態的家伙面前她實在是有心殺敵無力回天,不管她怎么努力都被殺得片甲不留。

    打不過人家怎么辦呢當然是找幫手了,有鑒于楊峰對年紀還小的線娘實在是不忍心下手,最后她本著廢物利用的心思將把哲哲和大玉兒拉上了她的戰船。

    雖然哲哲和大玉兒為此曾經努力反抗,但俗話說得好,胳膊終究是擰不過大腿,面對青樓出身的鄭妥娘,她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余地。而鄭妥娘也明著跟她們說了,要么被她灌下酥骨散仍上床,要么就自己乖乖的扒上床,兩條路自己選一條。面對這個女流氓,哲哲和大玉兒還能說什么呢后世不是有句耳熟能詳的話么,生活就象那啥,如果不能反抗那就閉上眼睛享受吧。

    昨夜依舊忙碌到了半夜的楊大將軍迷迷糊糊中被外面傳來的聲音給吵醒了,他推開了身上的溫香軟玉,開始起床穿衣,匆匆洗漱了一下后便出了帳篷,并沒有注意到身后的身后那兩雙流露著復雜眼神的眼睛正盯著他的背影。

    一聲輕笑在床上響起,“別看了,人都出去了,想看今晚有的是機會。”

    “你胡說,鬼才看他呢”一聲略帶稚嫩的聲音怒斥道。

    “我胡說”鄭妥娘嗤笑了一聲,“也不知道昨晚是誰叫得最大聲。”

    “你”

    大玉兒氣得小臉通紅,就要坐起來跟鄭妥娘拼命,卻被身后的哲哲死死抱住。鄭妥娘輕笑了一聲后起身自顧自的穿衣洗漱,絲毫沒有將她放在眼里,最后竟然出去了,這也讓原本想大吵一場的大玉兒一拳打在了空處好不難受,最后哇的一聲哭出聲來

    已經出了大帳的楊峰自然不知道里面發生的事情,當他出了大帳后,一大早就守候在周圍的十多名家丁跟了上來,幾名家丁相互對視了一眼偷偷豎起了大拇指,昨晚一直在大帳外值守的他們對自家主將這種非人的戰斗力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楊峰察覺到了這些家丁的小動作后沒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好了,你們也別在我后面擠眉弄眼了,誰來告訴我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宋燁去哪了”

    一名家丁恭敬的說道:“大人,外頭有蒙古韃子在挑釁,宋隊長帶著一百多名兄弟出去驅逐那些韃子去了。”

    “韃子在外頭挑釁”楊峰停下了腳步,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幾日韃子一直都和老實,怎么突然變得不安分起來了”

    他想了想便吩咐道:“馬上把所有的家丁和騎兵都召集起來,我懷疑韃子可能要玩什么陰謀詭計。”

    “砰碰碰”

    一陣清脆的槍聲飄蕩在半空中,兩名正策馬疾馳的蒙古騎兵同時從馬上掉在了地上,發出了沉重的聲音,在他們的后面一路上躺著更多穿著和他們相同鎧甲的尸體,在他們的后面則是一百多名穿著大紅色鎧甲的明軍騎兵,這些騎兵就是出營迎戰的宋燁等家丁。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