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二百七十三章 發狂的皇太極

第二百七十三章 發狂的皇太極


    這兩天盛京的氣氛很是古怪,正白、正紅以及鑲紅三旗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而其余的五旗則全都用一種看好戲的態度在私下里議論紛紛。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就在前些日子,皇太極和代善兩位貝勒在前往科爾沁部落迎親的途中遇到了明軍,整整三千人的迎親隊伍僅逃回來不到千人,所有迎親的禮物也全都落入了明軍的手里。

    當然了,勝敗乃兵家常事,打了敗仗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最讓皇太極抬不起頭來的是,在戰亂中他把自己的兩位福晉也給弄丟了,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自古以來,漢人有句老話叫做: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看到沒有,古人把奪妻之恨和殺父之仇并列到一起,這足以說明楊峰做的那些事有多么的操蛋。

    當然了,雖說游牧民族對于女人的貞操看得并不是太重,但是但凡是有點自尊的男人對于老婆被搶這種事都會視為奇恥大辱,否則當年成吉思汗在老婆被搶后也不會咬牙切齒不顧一切也要借兵去把老婆搶回來了。

    當皇太極和代善狼狽的逃回盛京將這件事稟報給努爾哈赤后,努爾哈赤當即勃然大怒,一腳將跪在地上的二人踢翻在地后怒氣沖沖的返回了后宮,隨后傳來了他的旨意,勒令皇太極回府閉門思過。

    發生了這么大的事自然瞞不了別人,跟更何況跟著他們回來的還有八百多名正白旗和正紅旗的人,很快這件事就傳遍了整個盛京,所有人在震驚之余,皇太極也成為了眾人嘴里的笑柄。

    在盛京城南的一座府邸里,一陣陣咳嗽聲從一間房子里傳了出來,十多名丫鬟仆役正垂手站立在屋子的周圍,隨時等待里面主人的召喚。在屋子的里面皇太極正躺在了一張床榻上,在他的旁邊則是坐著兩名男子。

    這名躺在床上的男子正是皇太極,自從前幾天他回到盛京后就病倒了,這幾天一直在府邸里養病,而坐在床邊的則是正白旗的固山額真恩特恒和鑲白旗的固山額真圖爾格。

    說起來這個圖爾格也算是女真人里的一員猛將,他是鑲白旗人,隸屬于鈕枯祿氏。由于作戰勇猛素來被努爾哈赤所器重,今年剛被努爾哈赤任命為鑲白旗的固山額真。

    按理說他身為鑲白旗的固山額真應該緊抱此時的鑲白旗旗主杜度的大腿才是,不過圖爾格從小就跟皇太極的關系特好,長大后更是把寶都壓到了皇太極的身上,所以他可以說是皇太極安插在鑲白旗的一顆釘子,如今皇太極出了這種事他自然是要過來探望的。

    此時的皇太極由于生病,加之又急又氣,整個人臉色臉色一片蠟黃,他端起碗喝了一口參茶,整個人這才精神了些,只見他開口道:“圖爾格,這兩天父汗有沒有什么新的旨意出來”

    “我也不知道。”圖爾格面色沉重的說:“不過這今天一大早大汗便連續召見了大貝勒、二貝勒、三貝勒以及諸多重臣入宮,具體商議何事我卻不得而知。”

    皇太極臉色一變,連忙問道:“那現在他們出宮了沒有”

    圖爾格搖搖頭:“這卻是不得而知了,不過現在還沒有下人前來稟報,估計是還沒出宮吧。”

    皇太極閉上了眼睛,蠟黃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躺在床上閉目了好一會,突然睜開了眼睛說道:“不對,父汗商議事情向來不喜歡說那些陳詞濫調,能夠商議一個上午還沒結束的事情肯定非比尋常,如今已經快到新年根本就沒有什么要事,除非除非是要有大事發生。”

    “大事能有什么大事”一旁的恩特恒搖了搖頭,“再有一個多月就到新年了,我大金征戰了一年,兵馬早已疲倦,正應該好好休息一番,怎么可能有大事發生。”

    皇太極想了想,苦笑道:“按理說應該如此,但你們也知道數日前才大敗而歸,父汗對我已經是失望至極,這些日子我臥床不起他甚至都沒有派人前來探望我一下,這讓我感到很擔心,這次我大敗而回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笑話我,若是父汗再厭惡我的話恐怕我就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

    “貝勒爺過慮了。”恩特恒安慰道:“連漢人都說了,勝敗乃兵家常事,一兩場的勝敗根本就不算什么,大汗不會為此而責罰您的。”

    “勝敗確實沒什么,可我這次唉”皇太極長嘆了口氣就不說話了。

    恩特恒和圖爾格對視了一眼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勝敗確實不算什么,可連老婆都被人擄走這個臉就丟大了,這些日子只要一提到皇太極,幾乎所有人的臉色都會變得很是古怪。

    “噔噔噔”

    外面傳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名包衣跪在了屋子外面急聲稟報道:“啟稟主子,大貝勒來了。”

    皇太極一聽急切的說:“哦快把他請進來。”

    很快,代善走了進來。他剛一進屋皇太極就要掙扎著坐起來,代善趕緊上前將他攔了下來。

    “八弟,你有病在身就不要起來了,趕緊躺下來休息。”

    “不行,恩特恒,趕緊扶我起來。”皇太極搖頭道:“我還有很多話要問二哥。”

    無奈的恩特恒只要把皇太極扶了起來并將參湯遞給了他,又喝了一口參湯,皇太極深吸了口氣后問道:“二哥,你剛從宮里出來的吧,趕緊把今天宮里的事情跟我說說,到底出什么事了”

    代善神情有些復雜的看了一眼皇太極,猶豫了一下才說了句:“昨天晚上,科爾沁部落有使者來了。”

    “什么科爾沁部落來人了,他們說什么了”皇太極一聽,神情立刻變得激動起來,掙扎著舉要下床。

    “誒八弟你別急,聽我慢慢跟你說。”看到皇太極激動的樣子,代善趕緊上前攔住了他將他重新扶回床上,這倒不是代善和皇太極兩人兄友弟恭,而是代善也怕啊,現在自己就在現場,要是皇太極被氣出個好歹,那自己可就是黃泥掉到了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被強行攙扶到了床上的皇太極氣喘吁吁的喝道:“二哥,你倒是說啊,科爾沁來人到底說了什么,布木布泰和哲哲倆人怎么樣了”

    看到皇太極這幅氣急敗壞的模樣,代善也怕他氣出個好歹來,趕緊安慰道:“你急什么,你那兩位福晉沒事,那個楊峰已經把他們倆人都放了。”

    “放了”皇太極聽到后他的第一個表情不是欣慰,而是浮現出疑惑的神情:“這怎么可能從他出現以來的所作所為來看,這個楊峰絕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絕不是明國那些只會之乎者也的腐儒可比,他既然抓住了布木布泰和哲哲,肯定會將她們死死的攥在手里,怎么可能將她們給放了”

    “是啊,這是怎么回事”恩特恒也不解的問道:“楊峰怎么跟科爾沁部落碰上了”

    代善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輕嘆了口氣:“楊峰在擊敗了咱們后,又跟喀爾喀三部打了一仗,殲滅了喀爾喀部一萬多人,緊接著大軍直逼科爾沁部落,逼迫宰桑將海蘭珠嫁給了楊峰,作為回報楊峰將你的兩位福晉給放了,事情就是這樣。”

    皇太極聽后整個人呆滯了好一會,突然一口血從他嘴里噴了出來,將整個床榻都染紅,隨后整個人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八弟”

    “貝勒爺”

    “快來人,傳大夫”

    隨后整個貝勒府亂成了一團,一名名丫鬟和仆役在府邸里亂竄忙得雞飛狗跳,過了一會大夫趕到后又是掐人中又是針灸忙活了好一陣這才把皇太極給弄醒,而令人驚訝的是皇太極清醒過來后精神竟然比剛才好了許多,原來剛才他噴出的那口血是這些日子積在心頭的淤血,被他噴出來后身體竟然好了許多。

    看到被嚇得不輕的代善、恩特恒和圖爾特三人,皇太極第一句話就是:“二哥,你剛才說宰桑將海蘭珠嫁給了楊峰”

    “是的”代善有些擔心的打量了皇太極一會,這才點頭道:“那名科爾沁來的使者親自跟大汗說的,當著咱們大金國滿朝文武的面說的。”

    皇太極閉上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宰桑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他為什么不敢”代善冷哼了一聲:“楊峰都把火炮架到科爾沁部落的門口了,宰桑還能怎么樣難不成你還指望宰桑為了我們大金不惜賭上整個科爾沁部落的命不成”

    “可是可是不是已經說好了要把海蘭珠嫁給我了么他怎么能出爾反爾將海蘭珠嫁給那楊峰”皇太極整個人幾乎跳了起來,整個人顯得激動異常,跟他平日里沉穩的形象實在是大相徑庭。

    圖爾格和恩特恒對視了一眼,同時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自從去年皇太極在前往科爾沁部落后迎娶大玉兒看到海蘭珠后,皇太極就一直對其念念不忘,這次努爾哈赤之所以將海蘭珠許配給皇太極那也是皇太極苦苦哀求的結果,眼看就要心愿達成了,卻碰上了楊峰這個克星,以至于雞飛蛋打,不但連兩個福晉被搶走現在更是連海蘭珠都被嫁給了楊峰。

    “不行我要去面見父汗”

    皇太極一邊說一邊掙扎著要起床,代善三人見狀趕緊攔住了他勸道:“八弟,現在你說什么都完了,那楊峰已經跟海蘭珠成親了。”

    “那也不行”

    皇太極突然怒了,大聲道:“海蘭珠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我要去見父汗,請求父汗允許我帶兵去將她搶回來。”

    “你想去把誰搶回來啊”

    這時,一個威嚴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皇太極等人一看,一身明huáng sè長袍的努爾哈赤正站在門口,在他的身后還站著幾名侍衛。趕緊跪了下來,就連皇太極也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跪在了地上,四人齊聲道:“兒臣臣等見過父汗大汗”

    只見努爾哈赤大步走到一旁的八仙桌旁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看著皇太極冷聲道:“老八,剛才你說要見本汗,你要做什么啊”

    面對著戎馬一生的自家老子,皇太極就只覺得亞歷山大,但他依舊硬著頭皮道:“父汗,那個宰桑不守信用,他竟然擅自將海蘭珠嫁給那楊峰,這是對我們大金的背叛,我們應該對這種背信棄義的行為嚴加懲處,否則今后誰都有樣學樣,我大金的威嚴何在”久看中文網首發

    “愚蠢”皇太極的話剛說完就被努爾哈赤劈頭劈腦的罵了一通,“什么時候海蘭珠是你的了宰桑答應了你的求親了嗎”

    “我”

    皇太極剛想說話,努爾哈赤又接著罵道:“我原本讓你帶著彩禮去科爾沁部落就是把海蘭珠娶回來的,可你呢人沒娶到也就罷了,連自己的兩個福晉也給弄丟了,連我都替你感到丟人

    昨天晚上科爾沁派來的使者跟我說過了,迫于楊峰的兵鋒和他用你那兩位福晉的要挾,宰桑不得已將海蘭珠嫁給了楊峰,并請求我們的原諒云云,你知道本汗知道后有多生氣嗎,這個宰桑簡直就是把本汗當傻子來耍”說到這里時,努爾哈赤的臉色格外的陰沉。

    皇太極一聽立刻有些急了:“父汗,難道你想要討伐科爾沁部落嗎”

    努爾哈赤搖了搖頭:“不本汗還沒那么傻,真要是跟科爾沁部落翻了臉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

    皇太極就不解的問:“那您”

    “本汗要親自率兵對付那個楊峰”

    “什么”

    “萬萬不可啊父汗”

    皇太極一聽立刻就急了,噗通一聲重新跪了下來:“如今即將進入嚴冬,此時用兵無異于自殺啊。”

    “你放心,本汗沒那么傻”努爾哈赤輕哼了一聲:“本汗決定了等到明年開春,本汗立即出兵攻打錦州城”,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