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心思歹毒

第七百五十八章 心思歹毒


    隨著突如其來的大喝,隆隆的馬蹄聲響起,一隊騎兵突然從周圍好幾條街道上沖了出來,很快就來到車隊的面前。

    車夫這才看到在前方數百名全身刀出鞘弓上弦的披甲兵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為首的不是別人,正是此時應該在西門駐守的大貝勒代善。

    看到代善竟然出現在這里,摔倒在地上的車夫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還沒等他說話,就看到代善大步走了過來,當代善走到倒在地上的車夫旁邊時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直徑徑從他旁邊了過去,當他從車夫的旁邊走過時,牛皮做的皮靴正好踩在了車夫的手上,車夫疼得冷汗都冒了出來,卻只能咬緊牙關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只見代善走到了第一輛大車旁,用他那蒼老而低沉的聲音道:“臣代善恭請大妃安,請大妃出來說話”

    大車內一陣寂靜,過了一會一個輕柔的嘆息聲才幽幽響起。

    “代善,你真的不肯放過我們這些孤兒寡母嗎”

    代善的臉色變了一下,這才沉聲道:“大妃明鑒,代善也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在此等待,實屬身不由己,還望大妃見諒。”

    聽到這里,車內的人不再說話,只見大車的簾布掀開,先是一只雪白細膩的纖纖玉手伸了出來,隨后一個妙曼的身影慢慢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這個人長著一張白皙的鵝蛋臉,略顯豐盈的身材顯得是那么的婀娜多姿。

    烏黑的云鬢里插著一支玉簪,穿著一件普通的淡藍色袍子,手上戴著一個赤金飛鳳鐲子,腰系冰藍底珠線穗子束腰,上面掛著一個水紅銀絲線繡蓮花香袋,腳上穿的是淺綠色的繡花鞋鞋子。

    雖然眼角有一道隱隱約約的魚尾紋,但卻無損她的美麗,反而將歲月沉積美麗襯托得更加驚艷。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多爾袞、多鐸和阿濟格的生母,努爾哈赤的遺孀,大妃阿巴亥。

    看到阿巴駭美目用略帶哀怨的目光看向自己,代善只感到心跳微微加速,趕緊低下了頭恭聲道:“大妃贖罪,兒臣今日奉了陛下之命巡視,不許讓任何人離開盛京,違者格殺勿論。”

    阿巴亥的俏臉露出了凄然的笑容:“現在你們把我給抓住了,是不是就要在這里把我給殺了”

    “兒臣不敢”

    代善趕緊低下了頭,單膝跪了下來。

    不管怎么說,阿巴駭都是努爾哈赤的遺孀,也是他的長輩,他若是膽敢當著眾人之面露出要講阿巴亥殺死的意思,絕對是成為眾矢之的。

    看到跪倒在面前的代善,阿巴亥充滿了成熟婦人風情的臉上,驚慌無奈之色一閃而逝,她咬了咬銀牙。

    “既然你不是來殺我的,那么就給我讓開,我要出城”

    “請大妃贖罪,兒臣乃是奉了陛下之命,不允許任何人出城,您自然也不例外,現在還請您莫要出城,不要讓兒臣為難”

    看著跪在面前的代善和面前數百名殺氣騰騰身披明黃色重甲的騎兵,她的心里就是一沉,這些騎兵正是皇太極手中最精銳也是對他最忠心正黃旗的巴牙喇騎兵。

    這支騎兵人數只有三千左右,但無論是戰斗力還是裝備都是大清國里最強大的。

    這支巴牙喇騎兵原本是努爾哈赤的直屬護衛,努爾哈赤死后這支騎兵就到了皇太極手里,平日里他們的任務就是負責保護皇太極的安危,現在居然出現在這里,由此可見皇太極對自己的重視。

    阿巴亥的心慢慢的沉到了谷底,不過這個時候她反倒是豁了出去,淡淡的說道:“陛下是讓你將我帶回皇宮么若是如此的話,那還不如就在這里將我們這些孤兒寡母給解決了為好。”

    “兒臣豈敢,您從哪來就回哪里去就好”

    “你不帶我們回皇宮”

    阿巴駭不禁有些疑惑起來,其實上次努爾哈赤死后,就曾經有傳言說皇太極想要讓自己為努爾哈赤殉葬,雖然最后不了了之,但在阿巴亥看來無風不起浪,這種事情皇太極未必做不出來,現在自己偷偷出逃的事情讓他抓了個正著,若不趁機將自己給殺了就不是皇太極了。

    “不用”

    代善搖了搖頭,跳下了嗎朝阿巴駭躬身道。

    “兒臣恭請大妃回府”

    他身后的巴牙喇騎兵也齊聲道:“恭請大妃回府”

    在代善和數百名巴牙喇騎兵的注視下,阿巴亥一行人掉了個頭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府邸。

    看著長長的隊伍消失在視線里,代善這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轉頭對身后的騎兵道:“趕緊回宮”

    兩刻鐘后,代善在御書房里看到了皇太極。

    此時的皇太極面色有些蠟黃,身上的衣服已經脫了出來,露出了一身白色的肥肉,一名御醫正在他身后為他做針灸。

    代善跪了下來恭聲道:“臣代善叩見陛下”

    “起來吧賜座”

    看到代善進來,皇太極抬了抬眼皮子,指了指旁邊,很快就有一名小太監搬了一個圓凳放在一旁。

    “謝陛下”

    代善先是謝過皇太極后,這才坐了半拉屁股。

    “你把她們都送回去了嗎”

    “果然不出陛下所料,老十四他們心存退路,準備將自己的家眷和大妃送出城,被臣給攔住了,已經將大妃她們送回了府上。”

    皇太極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老十四打小就聰明,但卻不用在正道上,他看到朕將自己的家眷送出了城,心里自然也想這么做,但他和多鐸卻沒想到,若是朕由著這些人全都到了赫圖阿拉,沒有朕的壓制,赫圖阿拉豈不是由他們說了算”

    代善的心中就是一寒,他知道皇太極的意思。

    若是盛京守住也就罷了,若是守不住的話,他們這些全都得為盛京殉葬,皇太極是決不允許這些人逃回赫圖阿拉跟自己的兒子爭奪權力的。

    同時,皇太極這也是在隱晦的警告他,你也一樣,我如果死了你們誰都別想走

    想到這里,即便代善頗有城府,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一股怨氣,感情你寧愿讓我們全都死在這里,也要保證你老婆孩子在赫圖阿拉的統治權啊。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