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八百零七章 直接了當

第八百零七章 直接了當


    “先生,您說什么我沒聽錯吧,您要買下一間酒店交給我媽媽經營”尤佳杏眼圓睜,一張小嘴同樣張得老大。

    香子也捂住了小嘴,一張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不過香子既然能獨自一人將女兒撫養成人,無論是心智還是內心自然不是尤佳可比的。

    只見她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先生,謝謝您的好意,但是請恕我不能答應。”

    楊峰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哦為什么你就這么想到三谷去生活嗎”

    “當然不是。”

    香子皓首輕搖,一雙大眼圓溜溜露出了警惕之色:“先生,您到底想要什么,請您直說吧”

    楊峰暗暗點頭,香子母女倆如今的情況已經非常不妙了,在這個時候她居然還能鼓起勇氣拒絕這么優厚的條件,由此可見這個女人能獨立撫養女兒十多年,確實是一個心智成熟的女人。

    他微微一笑,“真是個聰明的女人呢,你說的不錯,我確實是有條件的。而我的條件很簡單,那就是你。只要你答應成為我的女人,那么剛才我所說的條件馬上就回兌現。”

    “你”

    楊峰的話剛出口,香子立刻就是一愣,一張俏臉立刻變得通紅起來,而她的女兒尤佳一張俏臉也同樣氣得通紅,她豁的站了起來,手指指向了楊峰嬌聲喝道。

    “枉我還以為你是個好人呢,沒想到你也跟野藤那個家伙一樣卑鄙無恥你給我滾出去,我們這里不遠迎你”

    “不我不一樣。”

    面對宮本尤佳的叱喝,楊峰并沒有生氣,看著她淡淡說道:“我只是在闡述一個基本的事實而已。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我是有錢,但我為什么要平白無故的幫你們就因為你們可憐嗎”

    原本還勃然大怒的宮本尤佳沉默了,過了好一會才站了起來給楊峰鞠了個躬,低聲道:“實在對不起,剛才是我考慮不周,給您添麻煩了。”

    “呃”

    這下輪到楊峰傻眼了,剛才還在指責自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卻向自己道歉,這個反轉也太快了吧。

    其實楊峰卻是不知道,宮本尤佳這個舉動才是典型的日本人的秉性。

    要說日本人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不愿意給別人添麻煩。

    由于日本是資源匱乏的多災島國使然,他們信奉的是“今日未卜明天”的信條。故而習慣了自家門前雪自己掃.,最煩最怕也最恨最看不起別人給自己添麻煩。

    他們的小孩子從受教育開始就學習社會生活教育,而且第一章第一節竟然就是“不能給人添麻煩”,讓別人不舒服、操心、擔心,都屬于給人添麻煩。

    這點和華夏有著很大的區別,華夏人開始學”百善孝為先“的時候,日本的小孩子開始就被教育“不要成為給別人添麻煩的人”了。

    就拿排隊來舉個例子,在華夏,假設一個人急著趕時間要插隊,不得已懇求已經快排到的一個人能否插隊,由于他態度誠懇,對方同意了他的請求。

    那么問題來了,如果這件事發生在華夏。同意對方插隊的人一般會讓這個人插在自己前面,自己則是跟在那個人的后面。而在日本則不同,被插隊的那個人十有八九會自覺走到了隊尾重新排隊。

    因為在他們看來,讓插隊的人站在自己的前面,那就是所有后面的人都要往后一個位置,等于插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后面所有人的位置,若是因為自己的好心而耽誤了后面的人,那就是給別人添麻煩了。

    再縱觀日本的影視劇就發現,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非常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由此可見,日本人對于“不給別人添麻煩”的念頭已經深入到了骨子里。

    當然了,剛來到日本還不到兩天的楊峰自然不知道這些東西。

    看到尤佳突然給自己道歉,他除了覺得驚訝之外也沒有太多的感觸

    他看著面前宮本香子那張陰晴不定的俏臉,繼續道:“香子小姐,說實話,就在剛才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得到你。

    而且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在華夏已經結了婚,有了自己妻子。按照正常的情況來看,我想要得到你的機會無限等于零,但是碰巧的是我剛剛看到了一場好戲,然后我就告訴自己,我的機會來了。

    我有能力也愿意幫你們母女擺脫那個三合組的頭目,讓你們過上平靜幸福的生活。

    我知道這樣是委屈了你,但是你也可以放心,我這個人經常出差,所以在日本的時間不會很多。

    你看吧,我這個人其實也不錯的。身體健康,又有足夠的金錢和能力保護你們,你跟了我之后我也不會勉強你做那些惡心的事情。

    我更不會束縛你的自由,你除了不能給我戴綠帽子之外,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這樣不是挺好嗎”

    “你”

    宮本尤佳緊咬銀牙盯著楊峰恨不得上前咬死這個可惡的家伙,她長那么大,還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能把這么齷齪的事情這么冠冕堂皇的說出來。

    “媽媽你千萬不要答應這個家伙,我寧愿跟你到三谷去居住,也不愿意你被他”

    “我愿意”

    尤佳的話還沒說完,香子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只見她一雙大眼緊盯著楊峰緩緩道:“這位先生,如果你真能兌現剛才的承諾,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什么”

    “媽媽”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不同的是楊峰的聲音是驚喜,而尤佳的聲音卻是震驚。

    不等尤佳再次反對,宮本香子又接著說道:“先生,我已經受夠了這種朝不保夕擔驚受怕的生活,只要您能讓我和尤佳過上平靜的生活,我就是做您的女人又有何妨呢”

    說完,宮本香子對著楊峰露出了笑容,配上她那微紅的眼圈,可謂是微微一笑百媚生,將楊峰都有些看愣了,隨之而來的是大喜過望。

    其實楊峰剛才之所以這么赤果果的向香子提出這個條件,是因為他很清楚,像香子這么一個經歷坎坷的女人,早已過了做夢的年齡,這樣的女人是絕不會像小女生那樣還對愛情報以幻想的。

    反過來,楊峰也不可能為了香子將寶貴的時間和精力耗費在日本玩什么愛情游戲,所以他便將事情全都攤開了說,成就成,不成的話我轉身就走。

    所以結果出來了,他成功了。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