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比分直播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八百二十章 打劫進行時(五)

第八百二十章 打劫進行時(五)


    兩架警用直升機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被重機槍得成了兩團火球,而這一幕也被十多臺攝影機給拍了下來。

    由于是直播,所以幾乎同一時間被全日本乃至全世界此時此刻還關注著這件事的觀眾看到了。

    “哦上帝啊”

    “天照大神啊”

    一時間,所有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驚呆了,不少人捂著嘴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朝日新聞電視臺,一名三十多歲的模樣靚麗的女主持人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只見她帶著哭腔說了句:“這簡直就是一場戰爭,也是自二戰以來日本最大的災難”

    這名主持人說得沒有錯,這確實像是一場戰爭。

    警視廳出動了包括特殊急襲部隊在內的數百名警員、兩架直升機去圍捕一名劫匪,可結果卻被人家打死打傷多人,現在甚至連警用直升機都被人家給打了下來,這已經跟一場小型戰爭沒有什么區別了。

    在現場指揮的鬼冢英吉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看到這一幕后他很清楚,無論今天晚上的結果如何,他這個警示監的位子絕對是保不住了,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調到別的清水衙門去度過余生,運氣不好的話恐怕連身上這身皮也保不住。

    野藤吉利也沒有了剛才的哦咄咄逼人,此時的他呆滯的看著窗外外那兩團直升機墜毀后升騰而起的沖天火光,只覺得整個人都在發軟,

    他做夢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而不管后面的結果如何,靜嘉堂文庫這一會恐怕要在全世界面前出名了,只是這種出名卻不是他想要的。

    雖然外面依舊傳來救護車、消防車乃至警車的傳來的警笛聲交織在一起,但這兩個人卻一點都沒有察覺,直到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

    電話響了好一會,這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后,鬼冢英吉這才慢慢的拿起電話看了一下,這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原本他是不想接的,但鬼使神差治下他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莫西莫西,我是鬼冢英吉。”

    “我是鳩山由紀夫”

    電話里傳來一個充滿了威嚴的聲音。

    聽到電話里的聲音,鬼冢英吉嚇得差點把手里的電話給摔了出去,他怎么也沒想到身為首相的鳩山由紀夫居然會親自打電話給他。

    要是換在平時,能接到這個電話他做夢都能笑出來,可現在他卻只想把電話扔掉。

    他不由自主的一個立正挺直了身子大聲道:“首相閣下您好,請您下達指示”

    “指示就不用下來了,我只是代表內閣通知你一聲,從現在開始你的職務被解除了,二十分鐘后警示總監米村敏朗就會趕到你那里,你把指揮權交給他,然后即刻返回警視廳,明白嗎”

    “嗨”

    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早已有了心里準備的鬼冢英吉心里一陣苦澀,只是沒想到的是居然會是首相閣下親自下令解除自己的職務。

    而來接替自己的米村敏朗更不簡單,他不但是日本的警示總監相當于華夏的公安部長,更是內閣危機管理監,由此可見首相閣下和內閣此時此刻是多門的憤怒和急迫。

    盡管心里一片黯然,但他還是強打起精神道:“首相閣下,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堅守最后的二十分鐘,盡好自己的職責。”

    或許是察覺到自己剛才的語氣過于嚴厲和殘忍,鳩山由紀夫緩和了一下語氣:“你要記住,在米村敏朗到來之前,一定要不能讓局勢再惡化了,我”

    “咚咚咚”

    鳩山由紀夫的話還沒說完,外面又傳了一陣低沉的槍聲,伴隨的是一陣陣驚慌和慘叫。

    “莫西莫西發生了什么事了。”

    這陣槍聲就連鳩山由紀夫也聽到了,他趕緊詢問起來。

    這時,一名警官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急聲道:“警示監閣下,不好了,那名劫匪正對附近的建筑物射擊,我們布置在那里的狙擊手已經被他們打死了好幾名。”

    “納尼”

    這名警官說得沒錯,在將兩架直升機擊落后,一不做二不休的楊峰又將槍口對準了附近的建筑物的扣動了扳機。

    雖然一般來說,狙擊手只要進入作戰位置隱蔽起來后,想要將他們找出來是非常困難的,但對于已經將心神散發開來的楊峰來說,那些隱蔽在高處的狙擊手就像黑夜中的火把那樣醒目。

    剛才差點被狙擊手爆頭的楊峰對那些狙擊手的恨意也是如同滔天般大,于是在打爆了兩架直升機后立刻將槍口對準了早就被他查探到的狙擊手的藏身之處扣動了扳機。

    “咚咚咚咚咚咚”

    第一個目標是一處房頂,兩名由狙擊手和觀察手組成的小組正藏身一個墻角里,在他們的前面是一堵由墻磚砌成的墻壁。

    但即便如此,他們的下場依舊很是凄慘,12.7毫米口徑子彈的威力可不是蓋的,這堵由墻磚砌成的墻壁在12.7毫米子彈面前跟紙張沒有任何區別。

    子彈輕而易舉的將這面墻給打爛,并將躲藏在后面的兩個人打成了兩堆爛肉,將這兩人打死后,楊峰又調轉了槍口朝下一個目標射擊。

    “咚咚咚咚咚咚”

    橘紅色的火焰在黑夜里是顯得那么的猙獰,死神的獰笑在夜空中回蕩,子彈在空中劃過撲向了目標,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凄厲的慘叫和哀嚎,這一刻這挺由老毛子發明并制造出來的nsv重機槍將它兇殘的本性顯露無疑。

    日本共部署了六組的狙擊小組,在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里就被楊峰摧毀了四組。

    聽著耳麥里同伴傳來的哀嚎聲,剩下的兩組狙擊小組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么發現他們的,但在生死關頭他們再也顧不上隱蔽,趕緊連滾帶爬的從制高點跑了下來。

    “咚咚咔咔咔”

    機槍傳來了撞針擊空的聲音,楊峰打開蓋子,隨手將打空的彈鏈扔到一旁,彎腰從腳下的布袋里掏出了一條新的彈鏈重新裝上,當他想要再度開火時,這才發現原本被他鎖定的兩組狙擊小組已經跑了。

    看著外面那些嚇得失聲尖叫連滾帶爬的電視臺的記者、攝像師,楊峰冷哼了一聲,對于這些普通人楊峰并不想理會,只要不妨礙自己拿東西,讓他們拍攝又如何

    轉頭看了看身后,這里已經擺滿了不少的古董,這已經是整個展廳近半的東西東西,少說也有上萬件東西。

    換做一般人恐怕累死也沒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搬完這么多東西,但對于擁有金手指的楊峰來說卻不是什么大問題。

    楊峰想了想,他估計被自己這么一弄,段時間內日本人應該不會再對自己發起新的攻擊,不如趁著這個時間先把這些古董弄走。

    說干就干,在日本人的混亂中,一道不起眼的藍光閃過,楊峰開始了他的搬運大業,展廳里的古董一批批的消失,三十多分鐘后,整個展廳里的古董已經被他搬運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角落或是比較偏僻的東西沒有被拿走。

    當楊峰第三次回到展廳時,看著已經變得空蕩蕩的展廳,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次的打劫行動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只要再把那些犄角旮旯里的東西弄走,這次的行動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將心神外放了一下,發現在他搬貨的這段時間里,周圍的警察已經達到了上千人,不過由于畏懼他那挺nsv重機槍的威力,他們暫時還不敢發起新的攻擊。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干活吧,這一次楊峰是打算將三光政策執行到底,連一點殘渣也不留給日本人。

    而在距離展廳不遠的那棟建筑里,一名帶著眼睛頭發花白容貌清瘦,穿著警服的警察正坐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

    鬼冢英吉正畢恭畢敬的站著,一五一十的向他匯報情況,而這個老人正是匆匆趕來的警示總監米村敏朗。

    “閣下,情況就是這樣,那名歹徒占據了展廳,依仗地利,用重機槍對我們展開瘋狂的掃射,我方已經犧牲了十多名警員重傷若干。”

    米村敏朗眉頭皺了皺:“這么說,直到現在你們都沒有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咯”

    “是的,給您添麻煩了。”鬼冢英吉羞愧的低下了頭,而一旁的長澤永信更是一改剛才在鬼冢英吉面前的囂張,低著頭不語,就像一只在老虎面前瑟瑟發抖的小白兔。

    對面的這位老頭可是全日本二十六萬警察的執掌者,自己雖然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但跟人家比起來無疑是兔子和老虎的區別,一旦人家看自己不順眼,只要一個眼神就能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米村敏朗是個頗有學者風度的人,看著羞愧難當的鬼冢英吉,他沉吟了片刻才道:“現在時間緊急,責任的事情等以后再說,現在你先留在這里協助我處理事務。”

    “嗨”

    鬼冢英吉應了一聲,隨后才遲疑道:“總監閣下,剛才首相閣下給我的命令是等到您到來后立即返回警視廳接受調查,我現在留在這里會不會給您添麻煩”

    “特殊時期特殊辦理嘛。”

    米村敏朗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首相閣下那里由我去解釋,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將周圍兩公里內的居民馬上疏散,我已經上報了內閣,調動自衛隊前來協助。”

    “上報自衛隊”

    鬼冢英吉不禁吃了一驚,總監閣下,這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真要出動自衛隊的話恐怕會引發國際輿論關注啊。

    米村敏朗輕哼了一聲:“你以為現在就沒有引發國際輿論關注了嗎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遍了全世界,我們東京警視廳的臉快被丟光了,如果再不能盡快把那個歹徒抓捕歸案或是擊斃,別說我們了,恐怕就連首相閣下都得引咎辭職,你明白嗎”

    “納尼,居然會這么嚴重”

    鬼冢英吉不禁嚇了一大跳,就連長澤永信也睜大了眼睛,他們沒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居然會有這么嚴重的后果。

    “你們要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是自二戰以來發生在本土的最大規模的槍擊事件,一下子死傷了十多名警員和兩架直升機,這件事情首相閣下不負起責任難道要讓你們負責嗎”

    鬼冢英吉不說話了,米村敏朗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的肩膀太小,扛不起這么大的事情。

    就在他沉默不語的時候,米村敏朗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淡淡的說道:“自衛隊的飛機應該到了。”

    他的話音剛落,一陣呼嘯聲便隱隱從天空中傳來,和直升機的轟鳴聲不同,這股呼嘯聲猶如悶雷一般充滿了急促和壓迫感。

    在地面上的記者們聽到呼嘯聲后紛紛讓攝影師將攝影機對準天空。

    麻生理慧指著天空說道:“各位觀眾,請大家隨著鏡頭往天上看,我們得到了最新的消息。據悉,首相已經下令自衛隊的飛機出動,只是我不明白,難道首相閣下要用炸彈把這里炸平嗎,這也太可怕了吧”

    隨著麻生理慧的話音落下,一陣隆隆的馬達聲也從外面傳了過來,伴隨著探照燈的照射,一隊車輛也從不遠處開了過來。

    麻生理慧順著聲音望過去,看到為首的車輛上懸掛的旭日旗后不禁捂住了嘴巴驚呼起來:“天啊,陸上自衛隊也來了,大家請等一下,我要詢問一下這些是什么裝甲車。”

    這邊的麻生理慧還在詢問身邊的人,不遠處的東京電視臺的記者桂木綾乃已經對著鏡頭大聲道:“各位觀眾,大家請看一下,這一次來的是自衛隊的裝甲車輛,打頭的是三兩lav輕型裝甲車,后面的則是96式裝甲運輸車,這些裝甲車都是自衛隊現役的主力裝備。

    天啊,難道這里真的要爆發一場戰爭嗎,連裝甲車都開來了。”

    是的,日本人這次是真急了,雖然事情僅僅發生了一個多小時,但如今的世界已經跟上個世紀大不一樣,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如今的地球越來越像個村子,只要是熱點消息,用不了半個小時全世界都會知道。

    日本作為世界上的發達國家,互聯網絡自然是極其發達的,于是乎不到半個小時里,在這里發生的事情很快就隨著互聯網傳遍全世界,再加上多家電視臺進行直播,整個世界都變得熱鬧起來。

    作為和日本僅有一水之隔的華夏,無數原本已經睡著的網民紛紛被電話給吵醒了,原本火氣十足的他們聽到了電話里傳來的消息后,立刻睡意全消,一個個用最快的速度啟動了電腦,當他們看到有網友自發傳上來的視頻后,一個個都驚呼出聲。

    當然,被驚呆的不僅僅是華夏的網民,那些位于南半球的國家此時還是正直中午,無數人看著電視或是電腦里出現的畫面一個個都發出了驚嘆。

    “上帝啊,那兩架直升機居然被打下來了。”

    “快看啊,日本警察被打得太慘了”

    “那個歹徒實在是太壞了,怎么能夠做出這么殘忍的事情來”

    和大部分口誅筆伐的西方人不同,同為黃種人的亞洲國家態度卻很耐人尋味。

    號稱宇宙大國的大韓民國和華夏的網民們看著那勁爆的畫面卻顯得很興奮。

    “不知道為什么,按道理說我應該要對那名殘忍的兇手表示譴責怒罵的,可我想了很久卻怎么也罵不出來,兄弟們我這是怎么了難道我已經變成一個壞孩紙了嗎”

    “同上,樓上的我跟你也有同樣的想法。而且我可能比你還嚴重,我居然涌起了一種想要喝酒的沖動,我是不是沒救了”

    “二樓的兄弟,你家在哪,我也想喝酒呢,同喝”

    “樓上的全都是壞人,鄙視之,不過我已經喝上了”

    網絡上幾乎是炸開了鍋,作為日本首相的鳩山由紀夫的壓力也是最大的。

    能當上首相的他自然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他當即下令自衛隊立即出動,無論如何也要將那個歹徒逮捕甚至擊斃,他甚至給米村敏朗下了指示,必要時甚至可以將靜嘉堂文庫炸毀也在所不惜。

    隨著自衛隊的到來,現場的氣氛變得更加凝重了。

    一名名荷槍實彈的自衛隊員從96式裝甲運輸車里跳了出來,十多輛lav輕型裝甲車也將整個展廳團團圍住,黑洞洞的槍口也全都對準了展廳。

    lav輕型裝甲車作為自衛隊的偵查力量,主武器為一挺了2重機槍,副武器是87式反坦克導彈,它們的到來也使得原本很是緊張的日本警員們大大的松了口氣,有了自衛隊的到來,展廳里面的歹徒肯定死定了。

    一名自衛隊的軍官站在一輛lav輕型裝甲車后面舉著喇叭大聲喊道:“里面的人聽著,我們是日本陸上自衛隊的,你已經被包圍了,限你在一分鐘內出來投降,否則我們將采取斷然措施該死”

    這名軍官的話還沒說完,伴隨著一道火光和濃煙,一枚黑乎乎的東西就從展廳里竄了出來。

    此時此刻,全世界都在關注這一事件的觀眾也全都驚呼出聲。

    “上帝是rpg”

手機上http://www.wyrph.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足彩比分直播